是澄

铠宝小段子*罒▽罒*

沉迷至尊宝,他好可爱ヾ(❀╹◡╹)ノ~

下边正文:
至尊宝和铠去看电影,是至尊宝吵着要看,可一开始就睡着了,怀里抱着爆米花,双肩包放在铠腿上,睡的像个死猴 ,就算电影结束了至尊宝也没醒,等他迷迷糊糊的醒了,发现是在铠背上,至尊宝的包被他挂在胸前,他的衣服披在至尊宝身上,黑色的帽子盖住了他的小脑袋,“醒啦。”
“电影完了?”至尊宝不敢相信,觉得自己盼了好久的片子,竟然就这么睡过去了,还一睡就睡了俩小时,整个人腾地就想窜起来,被铠箍住双腿硬生生稳住了,他缩了缩肩膀,搂着铠的脖子,把自己委屈的成了一团,然后就安静了。
他们看的是夜场,电影从八点到十点,夜里的风有点凉凉的,至尊宝松开胳膊,拽了拽衣服想把他从后面裹起来,铠一侧头,对他一笑,“别乱动,小心摔着。”
“我不怕,有你呢。”
“我害怕啊”
然后又是沉默,“为什么不打出租啊”
“因为我想背着你。”
“那你走的怎么那么慢啊。”
“因为你太重了。”
“咦,你是不是想说我是你的全世界,所以重啊。”至尊宝撇撇嘴,以为猜到了他的小心思,张口想嘲讽一下,谁知……
“不,你是真的很重,你是不是又长肉了……”
好了,不说了,分手吧(ー`´ー)

这个cp真的是冷的一逼啊啊啊啊_(´□`」 ∠)_

2。
疼,好疼,撕心裂肺的疼。
雷狮已经没力气支撑身体保持站立了,像坏了的娃娃一样,被扔在地上,腥臭味充斥着鼻腔,血污打湿了破烂的衣襟,眼睛一阵阵的刺痛,好难受。雷狮以为,这大概就是死时的感觉吧,“卡米尔……”他呢喃,唯一放不下的大概就只有卡米尔了吧。脑袋里过电影似的一遍遍回放着和卡米尔的片段,“卡米尔……”

嘉德罗斯甩开死透的偷袭者,大踏步的靠近雷狮,脸上一贯的轻蔑“一只受伤的老鼠,哼。”
他的声音不小,但雷狮没动,嘴里细微的声音让嘉德罗斯精准的仪器都没办法捕捉到,嘉德罗斯皱眉,包子脸鼓了鼓,居高临下俯视雷狮,然后一把揪住了雷狮可怜的衣领,将他提了起来,带动了他腰间的伤口,嘉德罗斯几乎看到了雷狮暴露在外的骨头和内脏,红艳艳的刺伤了他的眼。
“喂,渣渣。”黄白相间的长棍化为代码,嘉德罗斯一手扶住雷狮的背,一手托起他的屁股,抱孩子一样的抱进了怀里,“回答我。”嘉德罗斯拍拍他的背,“回答我,渣渣”嘉德罗斯的声音提高了不少,但依旧没人回答。

雷狮听到,有人在自己耳边说话,也感觉到有人抱起他来,可是太疼了,太累了,眼睛难受的睁不开,嘴巴根本没力气回答,连分辨是谁的声音都没办法做到,随便吧,随便吧,就这样吧,好难受,好累……

曈 失明梗

我爱嘉雷,我要吃粮_(´□`」 ∠)_嗷嗷嗷嗷 邪教也好吃啊,好吃,就想看雷总被螺丝酱酱酿酿酱酱酿酿,然后宠的上天的那种,就想看就想看,想看。 文笔渣,狗血,ooc 嘿嘿嘿


1。
太混乱了,太肮脏了,太嘈杂了,累屎并不喜欢这种环境。
雷神之锤不知道第几次被高高举起,释放惊人的雷电,烧焦了本来就干裂的土地,看着最后一个人倒下,雷狮喘着气,武器因为元力的消耗而无法成型,化为代码消失了。面对难得的狼狈,雷狮竟然笑了,高傲又讽刺的看着一地的尸体慢慢消失,“弱鸡。”他一把抹去脸上的血,也趁着这短暂的瞬间,让自己迷糊的视线变得清晰,可是,席卷而来的是腹部撕心的痛,形状像鲨鱼齿的刀刺穿了他的腹部,他甚至能感觉到,他背后的偷袭者正在施力,是打算把他斩断,“唔。”一口腥味在嘴里蔓延,雷狮痛呼出声,眼前一阵模糊,本能的释放了电流,以自身为源,沿着武器直击来人,大概是失血过多,电流的速度慢了半拍,给了那人躲闪的机会,雷狮抽出齿刃,扔在一边,稳了身形,紫色的眼睛扫视四周,元力的枯竭让他一点安全感都没有。
那人的伪装如果放在平时根本就不值一提,但现在,雷狮完全处于劣势,就像鬣狗在狩猎受伤的狮子。
“啧。”雷狮知道,僵持下去只会对自己不利,要打破这个僵局,可正当他这么想的时候,那人却冲了出来,他身后的,是刺眼的金色光芒,雷狮也看到他的匆忙“拿了大赛第四的命,这波也不亏。”说着,一把绿色的粉末直接洒在了雷狮脸上,来不及防御,雷狮向后躲了一步,闭了眼。
温热的血打在脸上,大罗神通棒捅穿了那人的身体,“你觉得,你有机会逃走吗,渣渣。”

曈 失明梗

我爱嘉雷,我要吃粮_(´□`」 ∠)_嗷嗷嗷嗷 邪教也好吃啊,好吃,就想看螺丝傲娇着宠雷总,就想看他俩互怼,然后互爱。
自割腿肉,大概……会写一段时间……渣文笔,ooc
人活着就是为了雷狮。



太混乱了,太肮脏了,太嘈杂了,累屎并不喜欢这种环境。
雷神之锤不知道第几次被高高举起,释放惊人的雷电,烧焦了本来就干裂的土地,看着最后一个人倒下,雷狮喘着气,武器因为元力的消耗而无法成型,化为代码消失了。面对难得的狼狈,雷狮竟然笑了,高傲又讽刺的看着一地的尸体慢慢消失,“弱鸡。”他一把抹去脸上的血,也趁着这短暂的瞬间,让自己迷糊的视线变得清晰,可是,席卷而来的是腹部撕心的痛,形状像鲨鱼齿的刀刺穿了他的腹部,他甚至能感觉到,他背后的偷袭者正在施力,是打算把他斩断,“唔。”一口腥味在嘴里蔓延,雷狮痛呼出声,眼前一阵模糊,本能的释放了电流,以自身为源,沿着武器直击来人,大概是失血过多,电流的速度慢了半拍,给了那人躲闪的机会,雷狮抽出齿刃,扔在一边,稳了身形,紫色的眼睛扫视四周,元力的枯竭让他一点安全感都没有。
那人的伪装如果放在平时根本就不值一提,但现在,雷狮完全处于劣势,就像鬣狗在狩猎受伤的狮子。
“啧。”雷狮知道,僵持下去只会对自己不利,要打破这个僵局,可正当他这么想的时候,那人却冲了出来,他身后的,是刺眼的金色光芒,雷狮也看到他的匆忙“拿了大赛第四的命,这波也不亏。”说着,一把绿色的粉末直接洒在了雷狮脸上,来不及防御,雷狮向后躲了一步,闭了眼。
温热的血打在脸上,大罗神通棒捅穿了那人的身体,“你觉得,你有机会逃走吗,渣渣。”

很短很短,有ooc,语文课的产物_(√ ζ ε:)_
人活着就是为了雷狮,想看安哥撩大猫猫,感觉好暖。




上课时学了《越人歌》,午休时,安迷修给你发信息,“能告诉越人歌的最后一句吗”你看着手机,心想你上课睡觉,下课来问我,是不是找揍,但雷狮还是给他发过去了“傻逼骑士,山有木兮木有枝,心悦君兮君不知”然后,他回了话“我知道”雷狮不爽,“你知道还问我(ー`´ー)是不是找揍”然后,他就没回话,等雷狮翻开书,想起这句话的翻译,脸腾的就红了“山上有树,树上有枝,我爱着你,你却不知道。”他说,他知道(˶‾᷄ ⁻̫ ‾᷅˵)帅脸一红